紫苑寺Rin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堂澄/是说魔男中堂捡到了一个孩子(3)

之前的在这里http://ziyuansirin.lofter.com/post/1f8c28a8_ee93c0ca
本来说是考试后写,但是病了一场,连考试都错过了emmm
后来又去参加比赛,一个多星期搞得很紧张
理直气壮(并不)地鸽了
本来要放弃了,但是这样对不起鼓励我的人啊!
可能会慢慢写,有种自娱自乐的感觉吧……
要开始赶作业了〇rz
3
“咚、咚……”

怯生生的敲门声打断了中堂的思绪。从堆积如山的书本中抬起头来,他看见一只矮小的生物站在门边,一手叩着门板,一手揉着眼睛。

kuso!差点忘了家里还有个小孩。中堂暗自懊恼。

“怎么了?”他暂且把“关于根据头发分叉走势进行占卜的可行性的探讨”抛在脑后,开始同面前这只生物进行交流。

“中堂先生,困……”三澄向下撇了撇嘴。

已经到了小孩子睡觉的时间了吗。

“啊,小鬼就是麻烦!”中堂嘟囔着走向“两室一厅”中的另一室。

中堂推开门,门缝里漏出好闻的木头味儿。

月光从树枝的缝隙中漏下来,轻轻撒在窗户上。家具只有墙边顶天立地的柜子和一张铺着床单的床。与堆满书籍资料的工作室不同,这里整洁到稍显空旷以致于没有生活气息。

“……被子……”中堂挠挠头,拉出墙角的梯子,攀着它从立柜上层取出一床柔软的羽毛被,“一直在那边睡,这被子都还没用过啊。”

三澄爬上床,翻个身看着中堂:“欸?魔男取被子也要爬梯子啊,不能用魔法咒语什么的吗?”

“巫师才学咒语,咒语说到底只是媒介。我可是魔男,是不需要咒语的专业性人才。”

是的,老子就是不能用那些无关紧要的小魔法,这很重要吗!

“欸……就像超能力一样吗……”三澄眨眨眼。

一床被子突然从天而降,打断了来自这个幼小的灵魂的思索。

中堂走到床边坐下,轻轻把被子拉开,被子下露出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他对着这个毛茸茸的东西说:“是谁说的困?睡觉。”

“嗯……”三澄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闭上眼。

然后中堂起身离开,带上门,回到工作室继续他的日常生活。

——如果没有一只小手攥住他的衣角的话。

啊啊,外面的树影对于一个在城里养尊处优的小鬼来说,是有点可怕了。

kuso,脱下斗篷脱身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太冷了。

等这个小鬼睡着了手就会松开的。

为自己找到理由的中堂伸出宽厚的手掌,摩挲着三澄单薄的脊背。

月光静悄悄的。

终于三澄均匀的呼吸声传入中堂的耳朵,但那只柔软的手仍然以一种强硬的态度死死攥住中堂的衣角。

kuso,只能倚在床头将就一下了。

明天带那个笨蛋小鬼去城里打听打听她家吧。

堂澄/是说魔男中堂捡到了一个孩子

萌新瑟瑟发抖的处女作
本来想写“魔女捡到孩子”的梗。然后发现写魔女三澄捡到中堂对于自己来说有点困难〇rz
没办法最后变成魔男中堂捡到了三澄〇rz
话说“魔男”这个词好有趣〇rz
1
魔男中堂捡到了一个孩子。

所谓魔男,就是性别为男的魔女。

“kuso!这些都不重要!”魔男中堂暴躁地挠了挠宽帽檐下的卷毛,“你家在哪里?”

眼前的孩子不作回答,只是微微抿唇,眼睛仍定定地看着中堂。中堂注意到她沾着煤灰的手正不安地搓着睡衣上的花边。

嘁,故作镇定的小鬼。

不过也难怪她害怕了,这里可是临近黄昏的森林深处啊,况且面前还有一个穿着旧兮兮的大靴子、背带耷拉下来的背带裤、豆绿的麻布衬衫、肥大到显得拖沓的斗篷的怪大叔正恶狠狠地看着她。

“kuso!这句子怎么这么啰嗦!”中堂依然很暴躁地伸手扯下尖顶的帽子。

坐在树下的孩子面露不解。

“所以说你这家伙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看你的穿着打扮应该是住在城里吧。”要领着她去城里挨家挨户地找也不是不可以,但是魔男中堂觉得这实在是太麻烦了。

干脆一走了之……

不行不行!

魔男中堂虽然以脾气暴躁、不近人情的角色特点在魔法界广为人知,但是他绝不是那种能够把四岁左右的人类孩子独自丢在夜幕降临的森林里的魔男。

可是魔男中堂要回家,他现在很饿。

“我饿了。”他微眯起眼睛,用一种不耐烦地语气说道。

“跟我回家。”

“你要吃我吗?”树下的孩子往后缩了缩,“书上都是这么写的。”

“你是笨蛋吗?”
2
中堂像其他许多魔男魔女一样,住在森林中的小木屋里。

他的小木屋是从量产木屋的魔法木屋店那里买来的,形状规整,构造简单,两室一厅一卫一厨。其实对于他这种独居魔男来说这种户型有些大了,但是这座木屋的地理位置令他很满意。

什么?他为什么不自己盖?

“kuso,老子哪有那么多闲工夫?”

“可是……书上都梭你们的房叽是自己盖的……”中堂捡回来的孩子一边吸着面条一边反驳。

“你这家伙这么喜欢看书吗?”魔男中堂放下手里的碗,从客厅角落的书堆里抽出几本旧书,“一会儿吃完自己看书,别来烦我。”

最近无良作家真是越来越多了,胡编乱造影响儿童对我们的认知。不看看正宗的魔男的书矫正过来怎么能行?

“三澄美琴。”孩子抹抹嘴,气鼓鼓地说,“我叫三澄美琴,不是‘你这家伙’!”

然后她爬下凳子向书堆走去,留下一个气鼓鼓的背影。

中堂喝着锅里的汤感慨小孩子真是麻烦的生物。

“中堂……系……?”三澄读着书皮上的名字。她转过头,褐色的眸子里闪着一丝喜悦:“这是你的名字吗?”

“嗯。”姑且是作了肯定回答。

三澄拿起另一本书,这是一本配色轻快的绘本,和魔男中堂的其他书放在一起,相当引人注目。

“糀谷……夕希子……”稚嫩的童声再次响起。

“是中堂先生的朋友吗?能给我讲讲她的事吗?”

中堂看向沙发上的孩子,她的脸上挂着天真的浅笑,眼中亮晶晶的,像是被那个无良玻璃店老板施了魔法。

“我要去忙了,别来烦我。”

正在读的绘本的作者被邪恶巫师杀害了这种事,小孩子没必要知道。

TBC

碎碎念

这里是一个人生第一次写文的完全没有经验的萌新,之前看了unnatural萌上堂澄之后翻遍浏览器找同人,然后发现了LOFTER。总之在各个意义上都是崭新崭新的萌新。

在这里读了各位大大写的文,感受到了精神上的满足。

其实经常有“自己也写写看的想法”,但是之前有过帮同学打字更文的经历,感觉真的很难啊什么的。特别是自己从小到大写作文就不擅长叙事,更加害怕。

然而前几天突然从脑子里晃出一个想法:“魔女捡孩子”的梗能不能用在堂澄上?今天一口气吃了两个粽子就忍不住自娱自乐写了一下,本来想写成小短篇却不小心变长了,考试之前可能没有时间写完(。)

让它一直躺在备忘录里一定会忘掉的,所以犹豫再三还是打开了LOFTER……

碎碎念似乎太长了,那就单独拿出来好了〇rz

希望放了暑假能把它写下去x

如果被批评的话,希望是收到不太严厉的批评(胆子小……)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